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莽乾坤》武动乾坤歌词 by司马白衫 莽乾坤娘受

更新时间:2019-12-09 12:18:41

《莽乾坤》武动乾坤歌词 by司马白衫 莽乾坤娘受 连载中

《莽乾坤》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司马白衫 分类:历史主角:麻勒吉,墨裕

优质创作《莽乾坤》是司马白衫新出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线人物麻勒吉,墨裕,主要讲的是:浓列的阳光照在每个人的身上,午后初春的风却似受气的小媳妇躺在了自家男人的肚皮上,恬淡了许多。随着考官一个一个叫着名字,众学生依次上场,先是拉力弓测试力气,后是引弓射箭测试准头。原本肃文身上就有些力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浓列的阳光照在每个人的身上,午后初春的风却似受气的小媳妇躺在了自家男人的肚皮上,恬淡了许多。

随着考官一个一个叫着名字,众学生依次上场,先是拉力弓测试力气,后是引弓射箭测试准头。

原本肃文身上就有些力气,这一个月的锻炼更是平添了许多腱子肉,一张大弓在他手里竟颇不费事,直拉到第四张大弓才算完事。

他笑着看看其它学生,那麻勒吉头一个竖起大拇指,“二哥天生神力啊,这弓开得,第一又是非你莫属。”

这是黑影里的功夫,肃文却不便明说,他正要走到一边,冷不防地看见远处两个熟悉的身影,正自跟一干侍卫打着招呼,不是多隆阿与胡进宝是谁。

看着二人笑嘻嘻地走近,他看看麻勒吉,“呵呵,能耐啊,这正皇旗的校场你们俩也能摸进来。”

“二哥,别的本事咱没有,就是认识的人多,八旗哪个旗咱都有熟人!”多隆阿越夸他还越喘上了。

麻勒吉本与二人相熟,也笑着上来打招呼,他的力气却不似肃文那样大,拉到第三张弓勉强拉了一半,再硬抻就要伤筋动骨这才放弃了。

“老麻,上次你作东,人家蒋教习掏的银子,我看你这几场考下来,得个甲等是板上钉钉了,呵呵,你说吧,今晚上,兄弟们到哪给你贺贺!”多隆阿一边拍着麻勒吉的肩膀,一边搜肠刮肚地编排着。

“成,地方你定,呵呵,看,老天爷啊,勒克浑第五张弓,他竟然也拉得开!”麻勒吉说笑着,却依然关注着场上的动静,只见勒克浑双腿分立,肩正腰直,脸上却憋得一片通红,可是拉到一半,颓然又放下了。

“可惜,可惜,”他一边叫一边朝勒可浑走去,可是走着走着,却用手捂住了肚子,“哎哟,哎哟,这肚子,……疼!”他竟似感觉肠子里翻江倒海般难受,捂着肚子蹲在地上,顷刻间脸上变得蜡黄,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滴滴滚落。

“呵呵,想逃席吧?”多隆阿打量他一眼,“扮得可真象,你的手段,爷不知耍过多少回了,不信,你问问二哥,是不是,二哥?”

肃文却知麻勒吉尽管家中困难,但行事光明磊落,不至于耍赖的,他走过去,“这怎么说疼就疼起来了,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了?”

“不会,大家都在官学里吃的,一样的饭菜。”那麻勒吉捂着肚子,突然一个响屁,“不行,茅厕在哪,我……”还没说完,捂着肚子踉踉跄跄而去。

大家伙一起吃的中饭,也没人坏肚子,肃文马上起了疑心。

他看看正与雅尔哈善、墨裕等一起谈笑准备射箭的图尔宸,那图尔宸马上别过脸去。

那日东兴楼两人闹不愉快,多隆阿也看在眼里,他反应过来,况且这种下三滥的事,他也没少干,“二哥,咸安宫的官学生不是都是旗里的优秀学生吗,不会也干这个吧?!”

肃文眉毛一挑,笑道,“官场上当面称兄道弟,背后捅刀子的事古今还少见吗?嘿,这急着抢孝帽子的事儿,搁我这儿,不行!”

这事作得不地道,有本事就当面擂台对面鼓地明着来,背地里下刀子算什么好汉,他的火气一下蹿了起来。

胡进宝看着他的眉毛乱跳,心知他心里极其恼怒,麻勒吉却是一腐一拐地回来了,“***,有人害我,我知道是谁。”一泡屎功夫,他已是想明白了。

肃文招招手,多隆阿与胡进宝二人马上凑了过来,一通嘀咕,肃文道,“让他长长记性,别管谁都以为是他阿玛,由着性儿地胡来!”

多隆阿笑道,“都统算个屁啊,永安河里的王八都比他阿玛官儿大,孙贼,敢挤兑我兄弟,干他!”

胡进宝地睃多隆阿一眼,“东西带了吗?”

“带了吗?”他一拍腰间,“这还用问吗?”

麻勒吉素来也知肃文名声,他也是个浑不吝,眼见着肚子里疼的厉害,那复仇之念就更加厉害,却架不住肚子里又一阵翻江倒海,只得又朝茅厕窜去。

“兄弟,你回来。”肃文在后面喊道。

“二哥,对不住,先拉了再说。”他一边解着裤腰带,一边朝茅厕跑去,惹得一干考官与兵卒个个窃笑不止。

“这是怎么了?适才还好好的。”勒克浑走过来,他一抹头上的汗,听多隆阿添油加醋一讲,马上火冒三丈,“我找他去!”他扭头就要走。

“回来,”肃文吼道,“这种事,没有当面掐住他的手,他能承认?”

“那怎么着,过会儿,还要射箭呢。”勒克浑看看谈笑风生、指指点点的图尔宸,气不打一处来。

“安心考你的试吧,不用你管了。”多隆阿一拍胸脯,拉着胡进宝往一边走去。

麻勒吉连跑两趟,却感觉要把身上的精力都要拉完一般。

他刚刚一瘸一拐地回来,一个骁骑校走过来,“麻勒吉,准备射箭。”

“这位爷,能不能让我歇会!拉肚子呢!”他脸一抽,鼻子一憋,那样子要多囧有多囧,那军校竟是笑出声来。

“那你到底是射啊还是不射?”

“我射,我射!”麻勒吉忙不迭道,他自忖策论是短处,后面的作诗习字更是无法与图尔宸相比,只能在射箭上扯平些距离。

“来,坐下。”看着军校远去,肃文拍拍他的肩膀。麻勒吉看他说得认真,一屁股坐在了校场上,“脱靴子。”

麻勒吉也不问,一下把靴子摘了下来,“你丫几个月没洗脚了?”肃文与勒克浑都马上背转过身去,却见胡进宝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二哥,这没有你要的那种针,这个成吗?”他举起一根绣花针。

“行!也真难为你,这一会功夫就能寻来这个!也不容易。”他拿起针来,忍着臭味,走到麻勒吉身旁,照着左脚的足临泣穴与地五会穴之间就扎了下去。

“哎,二哥,轻点。”麻勒吉疼得龇牙咧嘴,惹得墨裕等人都朝这里走了过来,图尔宸略一犹豫,也跟着过来了。

“肃文,这是——针灸吗?”墨裕问道,他心里有疑问,却是不敢相信。

图尔宸一看麻勒吉那双血红的双眼,自动避过了头。

“嗯,”肃文轻轻一捻绣花针,“条件简陋,只能凑合了,好了,去吧,麻勒吉,你试试还成吗?”

麻勒吉已是将信将疑地站来,试着抻抻腰,抬抬腿,不禁喜上眉梢,“二哥,好多了,去你大爷的,干死你!”他狠狠地盯一眼图尔宸,快步朝那骁骑校走去。

“你,不用歇会啊?”勒克浑喊道,“要不我先来?”

“不用!——”麻勒吉也不回头,却挥了挥拳头。

“肃文,你还会针灸,这就好了?”图尔宸看看肃文,话都有些不利索。

针灸学得好,开刀都不用麻醉,这是导师的原话,他是当场亲眼看见过的,那些来观摩的外国人更是惊为天人,这治个拉肚子,那是太小儿科了。

“瞎猫碰个死耗子,凑巧了。”肃文却不愿与图尔宸多讲,他转头找找多隆阿,还是没有回来。

“好箭法!”场边,只听勒克浑叫起来,只见那麻勒吉箭如流星,弓如满月,箭箭中靶,惹得一干军校并官学生齐声吹呼。

“肃文。”骁骑校又高声叫道。

肃文赶紧上前,他也不急着射,略一闭眼,体会张凤鸣讲的那种“万物俱寂,只余我一人”的境界,突然,他睁开双眼,周围竟似无人一般,他抽箭搭弦,直射出去。

“啪啪啪啪——”

耳边的欢呼声竟是充耳不闻,天地之间,在他眼里,只剩下手中的箭与远处的箭靶。

“好!”那骁骑校最后大喝一声,他才意识到箭筒里十支箭已合部射完。

“好箭法!”那骁骑校竟拍拍他的肩膀,“竟是十支箭五中红心,行了,前三名是跑不了了!”

麻勒吉也走过来,“二哥,佩服!看!”他一指下一个上场的,肃文笑笑,扭头看看,下一个上场的竟是图尔宸。

图尔宸凝神屏气,抽箭搭弓,“嗖,”箭飞了出去。

“没射中!”麻勒吉竟一下跳起来,喜笑颜开。

那图尔宸恨恨看他一眼,又抽出一支箭来,这次,他凝神屏息,瞄准良久,才又射了出去,可是仍然听不到中靶的声音。

“呵呵,又失手了!”麻勒吉却故意气他,拍着手在旁边嚷起来,墨裕过来劝,被他几句话顶了回去。

图尔宸却是忍不住,“滚一边去,没见爷在射箭吗?”

“我去你大爷的,你射就射,没射中朝别人撒什么火儿!”麻勒吉嘴里竟是丝毫不相让。

“你到底考是不考,……你,滚一边去!”那骁骑校却是毫不相让,指指麻勒吉。

“军爷,您别生气,我滚,马上滚,马上滚!”那麻勒吉嘴里答应着,也不硬顶,却朝图尔宸作个鬼脸,朝一边走去。

图尔宸却是气得脸色焦黄,他低下头,叹口气,却又是抽出一支箭来,箭飞了出去,却与前两支的命运一样,依然落地。

图尔宸又惊又怒,却是失却理智了,早把张凤鸣的教导丢到什么交址、爪哇国去了,他一支支抽出来,却是一支支失掉准头,看得墨裕摇头不止,就是那骁骑校,更是背过脸去,干脆不睬他了。

待最后一支箭射完,图尔宸气得把弓往地上一丢,转身要走。

“回来,把弓给我捡起来!”那骁骑校不依了,厉声命令道,“看你对待兵器的样子,就知道你射不好,人家拉肚子,还射成那样,你还摔弓,你算什么东西!”

一顿批头盖脸的教训,就象六月天里鸡蛋般大小的雹子,把图尔宸砸和晕头转向。

自进入咸安宫官学,不,自打进入旗学,不,自打出生,还没人敢对自己这么说话呢,他捡起弓,恨恨递到墨裕手里,转身朝茅厕走去。

精彩评论:

一部十分平庸的历史小说,作者(司马白衫)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莽乾坤》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麻勒吉,墨裕)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

《莽乾坤》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