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乱世我成皇》我在乱世 冰山攻 乱世我成皇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0-01-10 08:14:49

《乱世我成皇》我在乱世 冰山攻 乱世我成皇腹黑攻 连载中

《乱世我成皇》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邵家老五 分类:历史主角:张人杰,孟雷

《乱世我成皇》由网络作家邵家老五所著,终于迎来了震古烁今的大结局,张人杰,孟雷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引人入胜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晓以扶苏用自己瘦小的身板,硬生生的为公子拨开一条小道,让张人杰通过。两边的军士也都过来准备看张人杰的笑话,把围观的所有医生向后遣返些许。只见地上之人,被拇指粗的麻绳一道又一道如同线圈一般牢牢的绑在一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晓以扶苏用自己瘦小的身板,硬生生的为公子拨开一条小道,让张人杰通过。

两边的军士也都过来准备看张人杰的笑话,把围观的所有医生向后遣返些许。

只见地上之人,被拇指粗的麻绳一道又一道如同线圈一般牢牢的绑在一块黑色的木板之上。

双手指甲下的木板上,那被指甲抓出的凹痕显得触目惊心。现在是白天,那人并未有其他动作。如同一具死尸静静的躺在上面,铁青色的面容,连眼皮子都好似画了烟熏妆一般。脖子处有几处已经发黑,像是利器划伤一样。两边的皮肉向外面翻着,却完全看不到血色,只有紫黑。

这也难怪让那些军士觉得是中毒。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没人会以为是其他东西。就连周围所有的郎中都觉得是身中奇毒。

一年过不惑之年,山羊白胡,脸盘较小。一双三角眼看似十分混浊但是却也能在望闻问切之望上有独到之处。周围不少中年郎中都在向他讨教道“彭老,这种毒在下从医数十载从未见过。不知彭老有何独到之处?”周围所有的郎中都拱手作揖。很尊敬的问道。

不过,彭老似乎也很不解。一只枯槁皮肤皱巴巴和鹰爪差不多的老手捋了捋自己下巴有点稀疏的胡须。沉思片刻朝着四方郎中摆手,摇摇头。再没有多言。

其意已经很明显,束手无策。

那后面的两军士,原本嘲笑张人杰的表情,也板了起来。一张脸也有些动容,嘴角都抽搐一下。手中的长枪在地上使劲一蹲“那闼子破灭孟家堡指日可待!”

说完之后,所有的郎中都像是丢了魂,惊慌失措。他们的家就在这孟家堡,这孟家军的孟雷,孟飞二位年轻大将可是杀的闼子闻风丧胆。

现如今,难道真的守不住了?

有些胆子娇小的郎中,一屁股已经坐到地上。那德高望重的彭老面色也是掀起波浪气息都有些紊乱。沧桑,又希望一切都是军士在欺骗自己的语气“二位,这,这真是闼子的手段?”

那两名当兵的汉子没有回答,扭头就准备离开,回到自己坚守的岗位之上。临走之时,那股肃杀之气荡然无存。换成了一种视死如归,英雄末路的气概。是啊,那些民众可以躲避,逃跑,那我们这些当兵的呢?或许战死沙场才是我们的归宿。虽然刚才嘲笑张人杰,可是这个时候却展现出自己一腔热血好男儿的色彩。

那群郎中缓过神来,都急忙忙的各自背着药箱,脚下生同摸了油,朝着自己家中奔去。必然是打算收拾行李,细软,准备逃跑。那些闼子如果杀进来,那真的是鸡犬不留。

回想起那些,身传羊皮,手持泛着寒光的大刀,配着虎筋大弓,满脸浓密的胡子,一个个就像妖魔一样肆意挥霍着屠刀的景象。都断然认定这孟家堡不久便成为人间地狱。

更加上,长久以来,这孟家堡杀退无数次闼子的进攻。这可是血海深仇。

就连所谓的彭老的急忙迈着不甚利索的步子想急切离开。

看着那些比自己年轻的郎中都疾步如飞,恶狠狠咒骂句“跑那快干啥?要我年轻二十岁。比你们溜的快。”

转眼间这里就剩下了张人杰和晓以扶苏二人。

张人杰望了望那些退去的郎中,略有深意一笑道“这些人走到哪里都是一条流浪狗。”说完目光又落在刚才带领他们过来的军士身上,一种肃穆,敬佩之意油然而生也丝毫不责怪刚才的看轻之色,因为心里很清楚,洗刷屈辱不靠嘴,靠的是能力。不过也对孟家军评价好了不少“难怪孟家军能抵御闼子,看看这些兵士。他们才是精锐。晓以扶苏,准备烧了这个人。我去找一下所谓的孟雷,孟飞。这二人应是豪杰。兵气显将能。”

晓以扶苏,点点头。变蹲在地上,从自己随身包裹之中取出一小竹筒。拔掉木塞,一股刺鼻,有些恶心的味道随即冲入鼻喉。

晓以扶苏用自己的衣襟捂住鼻子,然后把竹筒里面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倒在那人身上。黑色粘稠的莫名液体不久遍沾满全身。

接着,掏出火折子,小嘴一吹,升腾起火焰,往那黑色粘稠液体上一放。瞬间形成熊熊大火。

把东西装好之后,又急忙向张人杰方向赶去。

那兵士,见晓以扶苏烧掉那人,又见张人杰来到自己跟前,明晃晃的枪头直指咽喉。

长枪在前,后面那些左手盾牌右手长刀打扮的兵士也已经亮出自己武器,架在张人杰脖子之上。

晓以扶苏见状,急忙从自己袖口中和变戏法一样掏出一把短小匕首,持在手中。

刚准备上前张人杰急忙举手示意其停下。

仍然举止很是优雅的说道“带我去见你们统领。记住那东西不可怕。”说着手指了下正在燃烧的那人。

晓以扶苏也急忙说道“我家公子烧掉他,是为了夜里不为敌人所用。你们还这么对待我家公子。公子孟家堡的人太厉害。我们惹不起,走。”

这下轮到那些兵士们傻眼了,眼前这人说的确实很对。即使他们不烧,自己也会烧掉。而且听他们并不害怕那东西。如果是真的,那孟家堡就守住了。

那些闼子失去了这种奇毒还不是落个被自己全盘杀掉的结局?

面面相觑,谁也拿不定注意。但是再怎么说死去那人也是自己的兄弟,沦为别人火焰下的尘土,这自己心里也是万分不舒服。

就在他们拿不定注意,两边对视的情况下。从城门处下来一人。

盔上白羽翎,白色披风在后,闪烁着寒光的甲衣。长剑配腰,龙行虎步。

行走之间铁甲碰撞出“铿锵之音。”显得格外沉重。

面色凝重,甚至还有些疲倦,看起来应该好几夜已经未睡好。有些不耐烦,急躁的说道“干嘛,干嘛呢?让他们走就行。现在的军区不怕什么探子。”

说完转身就又准备回到高有四五丈的城墙之上。

所有的兵士急忙收回自己兵器,左手横在胸前。恭敬的声音响彻云霄一般“是,将军。”

张人杰,心里很清楚。孟家堡现在的处境,但是他更清楚自己的处境。游历九州,自己若想成事,唯有这孟家堡是个好机会。不然若再要等待,便不知是何年何月。

不过急切的心不能表现在面容之上,因为孟家堡要比他还急。

如闲庭散步一般,丝毫不在意刚才的冲突。很是镇静的说道“那死人复活不是不可解。在下有良方。”

说完之后,晓以扶苏急忙踮起脚尖对着张人杰的耳边小声说道“公子,他们刚才那样对待您。还要帮他们?”

说完又快速退下,腰部微弯。很是恭敬的站立在张人杰身侧。

那白衣军将,听到此语。急忙驻足,转过身子面对着张人杰。

相貌眼皮微微一睁,低头思索片刻。很冷的说“阁下真有法子?”虽然很冷但是也很急切,不过后面又补了一句“胆敢忽悠我孟雷。你估计不知道你的后果会有多惨。”

张人杰,见孟雷并未向自己迎来。反而说出了一句如此威胁的话语。不由得又对此人冷静的头脑增加了几重视。

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奉为座上之宾。可此人不一般。难怪闼子会被杀的闻风丧胆,这种将军很难对付。

张人杰,微笑道“鄙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这九州我也游历许多了。这几年在下见到的怪异之事颇多。这死人兵士也不是头一次看见了。扶苏,你说对嘛?”

晓以扶苏见那孟雷并未趋之若鹜,反而怀疑,心里憋了些许火气。听见自家公子的话语心里很明白要演一出双簧。于是阴阳怪气,很自豪的说着“那是必然。我随着我家公子两年游历。九州各地哪里没去过?何种怪事没见过?各路诸侯的境地,我们也安然走过。难道还会去在意一个区区的孟家堡?”说完很轻蔑的看了一眼孟雷。

孟雷见张人杰书童说的如此自信,心里确实信了几分,凭借自己多年的带兵经验。眼前这人应该没有骗自己。

不过还是得消消他的嚣张气焰道,特别是那书童轻蔑的眼神“你叫什么名字?”食指直指张人杰鼻子。这是一种跟不尊敬的做法。

而且直接问之名字,而不礼仪相加。这让张人杰也有些不舒服。

心里不由得嘀咕“难道我看错了?这人真的是有勇无谋?不应该,不应该。”

面对如此不尊敬,张人杰嘴角微微上扬,道“阁下不觉得应该在那中军大营我们详细相谈?这种地方莫失了你的身份?”

最后一句,莫失你身份。一句话,又是反客为主。不仅仅抬高自己,要以中军贵宾之礼相待。更是驳斥孟雷不懂礼节,妄为将军。

孟雷也是一个聪明人,他很明白张人杰说的话。不过自己却找不到理由反驳,因为他把自己的身份和他的身份放在平等位置。如若赶走,要是此人真有能耐那得不偿失。只能以中军之礼。凭借这人临危不乱,镇定自若,看起来有几分能耐。

不过就这么屈服,孟雷心也不甘。眯着眼睛,本来就小的眼睛现在成了一条缝。

有些讥讽的说道“果然牙尖嘴利。来人,带我中军之中。我要和这位兄弟喝两杯。”

精彩评论:

历史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乱世我成皇》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邵家老五)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乱世我成皇》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乱世我成皇》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