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下载 健全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by新欢

更新时间:2020-01-13 08:24:24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下载 健全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by新欢 已完结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

来源:互联网 作者:新欢 分类:总裁主角:李老板,蒋若晴

新欢优质创作《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由新欢新写的总裁风格的故事,主角李老板,蒋若晴,内容环环相扣,非常实力推荐。小说剧情回顾:浅水湾别墅区。蒋若晴疲倦的推开门,视线落在客厅中央,她的二婶跟一群女人正在打麻将。蹑手蹑脚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耳边突然传来冷嘲热讽的声音,“我说今天的手气怎么那么背呢,原来是丧门星回来了。”蒋若晴的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浅水湾别墅区。

蒋若晴疲倦的推开门,视线落在客厅中央,她的二婶跟一群女人正在打麻将。

蹑手蹑脚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耳边突然传来冷嘲热讽的声音,“我说今天的手气怎么那么背呢,原来是丧门星回来了。”

蒋若晴的表情僵了一下,微笑着站在原地,“二婶,我回来了。”

二婶兰欣眼皮都不抬一下,冷淡的开口,“你当我是瞎的吗?不知道你回来?”

蒋若晴尴尬了一下,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毕竟现在她是寄人篱下,尽量避免跟二婶发生冲突。

回到房间,站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的脸,嘴角跟眼角还带着淤青,这样的情况怎么参加饭局?

给自己化了厚厚一层妆,又盘好了头发,敲门声响起。

“蒋小姐,夫人让你穿的礼服。”李妈将礼服递给她。

“谢谢。”

是一件绛红色露背装,她现在的年龄真的不太适合这个颜色的礼服,太老了。

不过既然是二婶送来了,她就没有选择的资本。

换好礼服,穿上高跟鞋,走出屋子,脸上已经挂满了笑容。

“二婶,你看这礼服适不适合我?我觉得好美呢。”

“虚伪。”坐在沙发的角落里的表妹蒋琪琪充满敌意的嘟囔一句。

她并未在意,挽住二婶的胳膊,笑意吟吟的摆弄着裙尾,“二婶的眼光就是不一样。”

“时间快到了,我们走吧。”兰欣看了看时间冷冷淡淡的开口。

蒋若晴熟络的挽着二婶的胳膊,路过蒋琪琪的时候分明听到她小声的话。

“马屁精。”

蒋若晴微笑的嘴角一抽,并未在意,笑意反而更深了。

三品居——

S城有名的星级饭店,也是兰欣经常带她出席饭局的地点,二叔蒋长国是做生意的,经常会有应酬。

为了拉拢人心,二婶经常会带她参加,至少这半年来基本都是这样,她都已经快习惯了,毕竟住在二叔家,总是要出一份力。

大厅里有一个小式的喷泉,喷泉里经常会有人丢硬币,蒋若晴每次经过的时候都会丢一个,在心里默默祈求爸爸没事。

竹子居,随着二婶坐在一旁,这次饭局的对象是公司合作的一个集团老总。

“蒋夫人,这位就是您侄女?”

“对,这就是若晴,这位是李老板。”二婶热络的介绍。

李老板上下的打量了她一番,三.角眼里露出几分满意。

“叔叔,你好。”

“叫叔叔就太老了,叫哥哥吧。”

蒋若晴的嘴角抽了抽,笑容都显得有些不自然,让她叫一个五十多岁老头‘哥哥’?这场面怎么想怎么诡异。

百无聊赖的在陪着笑,她插话的时候很少,毕竟商业的东西她也不懂。

“李先生,这是您点的酒水。”

包厢打开的瞬间,蒋若晴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个人经过,而那人见到她之后直接止住了脚步。

程以琛!怎么会是他!这也太巧了吧?

蒋若晴连忙将脸转过来,刻意的拿一只手挡在脸上,期盼着他并没有注意到她。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她的心脏不由的跳动起来,他不会是进来了吧?

“程律师?这么巧?”李老板笑着打招呼。

蒋若晴的表情一僵,察觉到他就站在她的身后,瞬间感觉压力巨大。

“李老板,你这是在?”程以琛刻意的看了一眼蒋若晴,却发现她有意无意的躲避着他,一副做贼心虚的摸样。

“跟老友吃个饭,程律师赏脸也一起怎么样?”李老板热络的邀请。

“那恭敬不如从命。”

不知道他是有意无意竟然坐在了她的旁边,瞬间就如同身边坐下一颗定时炸弹。

“程律师的大名远播,还想着以后有机会请你吃饭,没想到今天这么凑巧。”兰欣满嘴的客套。

“蒋夫人,以后机会会很多。”

蒋若晴总觉得他的话很刻意,忍不住抬头望他的方向探去,却正好撞到他的视线,心脏猛地一息。

“对了,还没给你介绍,这位是蒋若晴小姐。”

为她介绍的居然是李老板,蒋若晴悻悻的点了点头,装作不认识的摸样,“程律师,你好。”

程以琛只是笑,并未开口,薄唇紧紧抿着,笑容里带着几分玩味。

她眉头一皱,忍不住伸脚踹了他一下。

“蒋小姐,你的礼服还真是‘好看’。”

她听出了他话里的嘲讽,怒眉微瞪,但是碍于二婶在这儿又不敢发动,装作娇羞的摸样,“是吗?我也觉得,程律师好眼光。”

“若晴,其实今天的正事儿是打算介绍你跟李老板认识,你们一定要多多接触。”二婶微笑着开口,“李老板可是商业界的翘楚,前几年丧了偶,无论是什么地方你们都挺合适的。”

他们哪里合适了?

蒋若晴微微张着嘴,下巴都要惊掉了,二婶这是打算把她介绍给李老板?

开什么国际玩笑?李老板都是半截身子快进土的人了,跟她合适?她有那么老么?

“李老板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材,可是我还小,没打算嫁人。”

她瞥了一眼在一旁喝茶的程以琛,他挑眉扫了她一眼,意思很明显,这件事情他不打算插手!亏得他之前还一口一个宝贝儿呢,动真格的反倒没了动静了!

“没关系,没关系,今天权当是认识认识。”李老板爽快的开口,神色中却带着几分不满。

“李老板才貌双全,若晴跟你接触之后一定会为你折服的。”

折服?她现在都要折了,难怪弟.弟要她小心了,他应该是早就看出二婶是什么意图了吧?

把她介绍给五十多岁丧偶的老男人,二婶这做法真是绝了!

“呵~”她面部表情僵硬的笑着,找了个借口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用凉水冲洗着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身后传来冷嘲的声音。

“蒋小姐,才从我的家里出来,就迫不及待的跑来相亲?”

“程律师,我还没嫁给你,有权利看看别的‘优秀’男人吧?”蒋若晴回以同样冷嘲的眼神,今天下午的气受够了!

“为了相亲,打扮成这样,你也真够拼的。”

“我喜欢,你管我?”

程以琛的眉头一皱,一把将她揪住,猛地将她抵在洗手台,狂妄的咬住了她的唇。

他身.体里似乎带着热血分子,平时看上去温文尔雅,现在的做法却像个疯子。

浓浓的薄荷味袭来,蒋若晴有些眩晕,嘴角的疼痛却不断的拉扯着她的神智让她神智变得清明。

混蛋,居然在吻她?

“你烙上了我的印记,别在想着去看什么‘优秀’男人,懂?”

死男人,这么霸道,占.有欲这么强烈!他以为他是谁?

“你当我......”

“蒋若晴,别忘了,我现在是你的债主。”

债主!好叼的两个字,但是却是事实,谁让她无力偿还二百二十万?全身的怒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差弓着身子矫情的跟他说一声,债主,你说的对,咬的对,我就是欠咬。

“好吧,你赢了,我妥协了。”

“那就乖乖的。”

当她是宠物猫,宠物狗吗?她才不会贱到冲他摇头摆尾!

“好。”

程以琛得意的挑唇,幽深的眸子分明透着笑意,拍了拍西装上的褶皱,满意的离开。

蒋若晴在他的身后比了一个鄙视的手势,嘴角无声的骂着,“债主?程扒皮!”

动作还没完全收回来,他却转了身。

蒋若晴快速将手放下,尴尬的干咳了一声,“你还有事儿?”

他将她刚才的动作尽收眼底,强忍着笑意,“你的衣服确实很难看,眼光有待提高。”

她撇了撇嘴巴,没有答话,眼底却分明带着无奈,有个词叫做无可奈何,倘若她能选择,早就在二婶把她介绍给李老板的时候就翻脸了。

回到包间,发现二婶已经走了,只剩下一个李老板。

“咦,我二婶走了吗?那我也告辞了。”

“若晴,你二婶的意思你应该懂吧?”李老板坐在椅子上,三.角眼里带着几分威胁。

“李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晚上来我家,我们深入了解一下如何?”

现在的人都这么直接了?

“只要你答应我,你.爸爸的事儿我来搞定。”

蒋若晴心底了然,原来李老板是拿这件事拿捏着她,想让她妥协!

的确这是她的软肋不错,但是她还没堕.落成这样,找个人嫁,至少要找个顺眼的。

例如毒舌程以琛。

“李老板,我坚信我爸是无辜的,让李老板费心了,再见!”

“我告诉你,你别后悔!”

李老板咆哮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蒋若晴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这个充斥着肮脏交易的地方。

出了三品居,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人总不能为别人活着,难道还傻到真的让被卖?

就算李老板真的能帮爸爸,她也不会妥协,她还没堕.落到那个地步。

轻轻的舔了舔唇上的伤痕,倒吸了一口凉气,程以琛那个该死的家伙,咬的这么狠,肯定是属汪的。

想到这儿傻兮兮的笑起来,这话也只敢自己在心里说,要是被那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听到肯定又会逼着她打扫屋子。

该死的混蛋,也只会威胁她这一项!

“傻笑个什么劲儿?”

一道熟悉而陌生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她的身.体僵了一下,缓缓的转身望着站在身后的男人,苦笑了一声,他居然还没走?

“本来想来三品居吃饭的客人,都被你的傻笑吓回去了。”

“你,你,你,怎么还在?”

“看到爷们吃惊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程以琛上前,捏了捏她的冻红的鼻子,“刚才在包厢里也没见你这么激动。”

刚才?她怎么敢激动?恨不得装成陌生人才好,再说了,两个人本来就挺陌生的。

“程先生,我们还没熟到这种程度吧?”

“老公,或者琛。”

搞不清楚状况的丫头,现在才开始跟他玩什么欲擒故纵,岂不是太晚了一点?

满街霓虹的街道上,两个人相视而望,昏黑的夜,衬托着他的脸型更加的轮廓有型。

而站在他对面的女人,忍不住的将衣服裹紧,缩了缩脖子,觉得一股寒气从脚步蔓延。

老公?琛?两个人什么时候熟到这种程度了?虽然现在他是债主,是结婚对方,但是好歹也要矜持一下吧?

“咳咳,这样不好吧?”

“哪里不好?”程以琛靠近她,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女人,你可是我定下的,还想逃?”

精彩评论:

新欢这个作者很有意思,纵然写得是总裁文,但他却是总裁文中少有能给你一种扑鼻温馨感的作者。现在不管是总裁文还是正常的都市类网文,越来越沾染了社会的喧嚣和浮躁,看多了这类小说,难免会让人审美疲劳,所以偶尔换换口味看看新欢这类行文的书,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类温馨文作者写的书也有一个特点,情节往往过于平淡啰嗦,所以是否喜欢这类小说,就见仁见智了。另外有时候暧昧写的太过,搞得读者怎么看主角都觉得主角(李老板,蒋若晴)有点精虫上脑,也算是本书的败笔之一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