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俏丫头误惹拽校草》俏丫头误惹校草心txt下载 Twink 俏丫头误惹拽校草职场类型小说

更新时间:2020-03-25 13:10:19

《俏丫头误惹拽校草》俏丫头误惹校草心txt下载 Twink 俏丫头误惹拽校草职场类型小说 已完结

《俏丫头误惹拽校草》

来源:互联网 作者:紫溪2 分类:职场主角:亓翎,秦劫

优质小说《俏丫头误惹拽校草》是紫溪2创作的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本网文的主人公亓翎,秦劫,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丫头,身上有没有银子?\\\"白胡子老头吃完包子后,转身问亓翎.\\\"还有一些.爷爷,你要做什么?\\\"\\\"借给我点,我带你们去赌坊看我把我的老本和衣服怎么赢回来的.\\\"\\\"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丫头,身上有没有银子?\\\"白胡子老头吃完包子后,转身问亓翎.

\\\"还有一些.爷爷,你要做什么?\\\"

\\\"借给我点,我带你们去赌坊看我把我的老本和衣服怎么赢回来的.\\\"

\\\"爷爷,那赌坊不是什么好地方,您怎么这么大年纪了还好赌啊,您要是再把衣服都输掉了怎么办?到时候您恐怕就连个花布单都没有了.\\\"

\\\"你这丫头,你就说借不借吧,快说,借还是不借?\\\"

亓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吧,我的怪爷爷,我算是服了你了,我把钱都给你了,但是我们不能去了,我们还得去找一个人呢?\\\"

白胡子老头一听他们不去,不高兴了:\\\"你们不去了,我一个人玩有什么意思?先和我去玩去,玩完了再去找人.\\\"

亓翎哭笑不得的说:\\\"哎呀,爷爷,那是生命攸关的事情,不能因为玩把一切都给耽误了啊,您自己去玩吧,我们先去找人.\\\"

白胡子老头挥了挥手:\\\"罢了,罢了,去找人就去找人,不过找完了人之后,必须要和我一起去玩.\\\"

\\\"那当然好了.\\\"亓翎美滋滋的答道.

\\\"你们要找什么人啊?活的还是死的?\\\"

亓翎听后哈哈大笑:\\\"当然是去找活的了,谁会现在没事去找死人啊?\\\"

\\\"那可不一定,也许有些人死了,但是还活着.也许有些人活着,但是却死了.这个世界上的事千奇百怪的多了去了,哪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亓翎想了半天后,津津有味的点点头说道:\\\"没错,爷爷说的话,有道理.\\\"

白胡子老头得意的说道:\\\"那当然,也不看谁是谁爷爷?你们要找谁啊?那人姓甚名谁?是何许人也?说出来,我看看我认不认识?\\\"

\\\"那个人叫火莲,是一个身体虚弱的孕妇,她刚刚经历了感情创伤,被爱人抛弃了,所以又气又伤心的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对了!\\\"亓翎转过身来看着白胡子老头笑眯眯的说道:\\\"爷爷这样见多识广的奇人会不会算命什么的?能不能算得出来,火莲她现在在哪里?\\\"

秦劫笑道:\\\"亓翎,你就是瞎胡闹呢,是谁说每一个在江湖闯荡的奇人就都会占卜之术的?\\\"

正说着白胡子老头却停了下来,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安静了一会儿后,一本正经像模像样的抚着胡须悠扬的说:\\\"火莲,火莲,遇到了难处和不能解的局,这火当然要去找水了.那个火莲就在前方不远的湖边呢.三人向前行了一段路后,果然在湖边的栏杆下发现了火莲的身影.

惊讶不已的看着白胡子老头:\\\"爷爷,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会占卜?而且还这么准?\\\"

白胡子老头哈哈大笑道:\\\"什么占卜呀,哄哄小孩子玩的,我哪里会什么占卜啊?我是听到了一个年轻女子在低声的哭泣,又听你说,她是一个失意落魄的女子,于是便断定是她了.\\\"

\\\"可是............可是她的声音那么小,我站在这里都听不到,刚刚我们离这里那么远,你是怎么听到的啊?\\\"

白胡子老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谁还没有点额外的本事啊,我这耳朵要不是被你冷不丁喊了一下子,说不定早就将她找到了呢.\\\"

\\\"爷爷,你太棒了.\\\"亓翎冲上去抱着白胡子老头的脖子就亲了一口,然后就飞奔着去找火莲去了.

白胡子老头在后面看着亓翎的背影对秦劫说道:\\\"娶到个这样的媳妇挺好,虽然我面上?她讨厌,吵闹的很,但是这个世界上像她这样简单善良的人不多了,有个好女人陪着是一辈子的福气啊!\\\"

秦劫还是第一次听到白胡子老头这样认真的说话,而且语重心长的像是一个长辈在叮嘱自己的子孙.秦劫看亓翎的背影弯起嘴角笑了笑:\\\"是呀,娶到一个这样的妻子的确是我的福气.\\\"

\\\"火莲,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是和你说过就算你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不能再这样任性妄为了,那个毒手显龙如此狠心是他的不对,你不要这样为难你自己啊?你知道我们找了你多久吗?害的我们都担心死你了,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

火莲擦干了细涓的眼泪,抬起头看着亓翎,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谢谢你,亓翎.谢谢你...........这样关心我.现在这个世界上好像只有你............是最关心我的人了.\\\"要她说出这样温情的话其实很难,但是她是真的感谢面前这个单纯简单的亓翎.

亓翎坐在一旁劝她:\\\"火莲,不要再坐在这里了,和我们回家吧.你一个人在外面这么能让人放心呢?不为别的,只为平安的把你的孩子生下来也好啊.\\\"

火莲低着头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说:\\\"那就麻烦你了,等一生下孩子我就带她走,离开这个地方.\\\"

\\\"随便你怎么样吧,我会尽量帮你的.\\\"两个人开始向回走,可是亓翎却突然脚下一滑,一下子跌下了护栏,眼见就要跌进了湖里,秦劫惊吓不已,可是想要跑过去根本就来不及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站在桥上的火莲闪身脱下自己的外衣,握在手中像是甩动鞭子一样,在瞬间将衣服甩成了一道很长的带着光圈的浪,伸到桥下将亓翎一下子就捆住然后滴水未沾的拉了上来.能赶在亓翎落水之前将这些动作连贯在一瞬间完成,足见这个火莲的功夫还是了得的.

一在岸上岸上站稳后,亓翎就跑到了火莲身边查看她的肚子.

\\\"你............你没事吧.........有没有抻到肚子?\\\"

火莲淡淡的笑了笑,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语气清淡的说道:\\\"我没事,习武之人,身体没有那么脆弱的.\\\"

\\\"那就好.\\\"

而另一边站着的白胡子老头看到了火莲的招式之后,眉头皱了起来.嘴里喃喃嘟囔着:\\\"水云袖?她怎么会这个武功?\\\"

\\\"秦劫,这个会武功的小妮子是谁?\\\"

秦劫想了想后说道:\\\"她好像没有什么父母,也没有家,只有一个从小养育她长大教她武功的师父.\\\"

\\\"师父?\\\"白胡子的老头似乎有些激动起来,他又继续问秦劫:\\\"那女子的师父是男是女?\\\"

\\\"听说是个妇人,不过好像不做什么体面的善事,曾经还让她的徒弟火莲设计杀害我,不过最后没有得逞.\\\"

\\\"杀你?\\\"白胡子老人的眼稍翘起一股子不易察觉的愤怒.

口里喃喃道:\\\"这老妇这么多年竟然还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连孩子都要祸害,我看她是真的要到头了.\\\"

\\\"爷爷,您认识那火莲的师父?\\\"

白胡子老头眉头紧锁的叹了一口气:\\\"算是吧!\\\"

\\\"那爷爷,可知道她为何要杀我?\\\"

\\\"以后你会知道的,就快了.年轻人,不要管老一辈的事.\\\"

秦劫觉得这白胡子老头心里一定还有很多的秘密,就是隐藏太深不肯说出口.而秦劫也不好硬问,只好满腹疑问的看着白胡子老头.

后来白胡子老头似乎没了兴致,没有提再让亓翎和秦劫陪她去赌坊的事情,亓翎和秦劫二人邀他去府中做客,他也不肯前去,一个人走了.

第四十一章告别笛钰

火莲喜好清静,不喜与人接触,于是亓翎便特意把她安排到了竹林里的小房子里去,空气好,风景也好,能让人的心情舒畅许多.给火莲安排好后,一回到房间,亓翎就惊喜万分的跑进了屋.

\\\"钰姐姐,你可算回来了,你不在的日子,我都憋闷死了.\\\"

笛钰笑了笑,将亓翎脸上蹭到的花泥用手帕轻轻拭去:\\\"你看你,还是一副莽撞的模样,都已经马上要成亲的人了,还是不知道好好的照顾自己,这怎么行呢?\\\"

亓翎嘿嘿的笑道:\\\"这又有什么关系,我不是还有钰姐姐在身边吗?钰姐姐随时教我不就好了.\\\"

\\\"傻妹妹,我怎么可能永远呆在你的身边呢?我早晚是要走的.\\\"

\\\"钰姐姐,你要去哪啊?为什么要走啊?在这里呆着不好吗?\\\"

\\\"这里虽好,但毕竟不是我的家,人总归是要回到家里去的.\\\"

\\\"可是钰姐姐的你的父母已经去世了,而且你的哥哥鹤龙前几天不是也..........你哪里还有家可回呢?就在这里和我这个妹妹在一起不好吗?\\\"

笛钰笑了笑:\\\"我哥哥在的时候,不管他是做好是还是做坏事,家里都有他管着,我可以随便想上哪里就上哪里去.现在他不在了,我也就不能再那般放肆的自由去了.现在我们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必须要承担起这个,古龙派还需要有人管理.\\\"

\\\"古龙派.........姐姐是要回到古龙派去当派主吗?可是你一个女子当古龙派的派主,一定会很不容易的吧?\\\"

\\\"其实这也是件好事,由我来接手古龙派的话,我就可以大改古龙派一贯的邪派作风,将古龙派一步步领到正轨上去,从此只做有益武林之事,我要逐步把古龙派变成正统的江湖正派.\\\"

\\\"钰姐姐这个想法真好,我一直就很钦佩钰姐姐身上的那股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霸气.姐姐一定会成功的,日后江湖中就多了一位女中豪杰了.只不过,日后就不能和姐姐常常见面了,没有个聊悄悄话的知心人了.我会很想念姐姐的.\\\"

\\\"古龙派离这里很近,你想去随时就可以去啊,想来的时候就叫人通知一声,我会派人来接你.\\\"

\\\"嗯,好.\\\"听说笛钰要走了,亓翎的心里有种仿佛以部分被抽空了的空虚感,那种感觉让她突然有些伤感,眼圈开始红了起来.

\\\"翎妹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哭?\\\"

亓翎开始笑,一边笑着,一边去擦拭自己眼角留下的眼泪.

又哭又笑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开始嘿嘿的笑:\\\"没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姐姐要走了,就像心里少了一些什么似的.可能是在这里和姐姐在一起呆惯了,而且姐姐又对我如亲妹妹一般的好,因为我一直就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所以这份感情我真的很珍惜也很依赖.\\\"

被亓翎的眼泪感染的笛钰的眼圈也有一点泛红,但是她毕竟不会像亓翎一样,她的情绪不会全部都外露出来,就算她很伤心,她也还是会隐忍着一部分,也许这就是亓翎和笛钰之间的差别.

\\\"好了,好了,妹妹别哭了,又不是日后不再见面了,弄得和生离死别了一般.快擦擦眼泪,看看我给你带来的好东西.\\\"

笛钰将一件软猬甲一样的东西从一个盒子里面拿了出来,展开以后,是有点半透明的,看起来比黄蓉的软猬甲还要薄一点.

\\\"来,穿上试试.\\\"

\\\"钰姐姐,这个是什么呀?\\\"

\\\"这个是古龙派特质的防护衣,我也是接手过古龙派之后才知道,原来古龙派还有这种东西.别看这个衣服小巧薄透的,但是这可是个好东西,你不会武功,平时又好热闹,喜欢去外面玩,我怕你遇到什么危险,以后,再出门的时候就把这个穿在衣服里面,这个衣服从外面是看不出来的,除了特质的经典宝刀以外其他的所有兵器都能做到刀枪不入,是个危机时刻保命的好东西.\\\"

亓翎穿在了衣服里面,把衣服一盖上之后,真的完全看不出来里面有穿什么东西,而且穿起来轻便舒服,就像是穿了一件T-shirt一样的舒服.

\\\"果真是个好东西,可是,钰姐姐,这么好的东西,真的就能随随便便的送给我吗?\\\"

笛钰开玩笑似的笑了笑:\\\"你忘了,我现在可是古龙派的派主,我想送的东西,谁敢说不行.\\\"

亓翎呵呵的笑的像清脆的银铃一般:\\\"以后,我就有了护身符了,再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杀掉了.\\\"亓翎穿着衣服在屋里高兴的蹦来跳去的,跳着跳着一下子就晕头转向的撞到了刚刚进门的秦劫身上.

亓翎做出了一副领导人要讲话一般的端正姿态后,一本正经的说道:\\\"秦劫同志,我现在正式的通知你,我现在正穿着笛钰姐姐送给我的护身符,也就是保命的衣服.刀枪不入,所以以后,你可要小心行事了,因为我是不到老怪,杀不到老怪!以后想杀我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秦劫看着她高兴的幼稚模样,笑着说道:\\\"我要是想杀你还用得着什么刀枪棍棒吗?直接把你放到树上,最后你就会不是被吓死就是被摔死了.\\\"

亓翎走过去推了他一把,他却丝毫未动,亓翎仰着头对他说:\\\"你怎么那么坏呢?全是一些鬼主意,都说好爬树的事不许再提了,你还说?\\\"

秦劫学着她的样子做着鬼脸笑道:\\\"是你说不提了的,我又没有说不提,那么好玩的事情不时常提起来让大家乐呵乐呵岂不是浪费了那么丰富的搞笑资源吗?\\\"

\\\"钰姐姐.你看他,以后他要是再欺负我,你就把他抓到你们古龙派严刑拷打,直到他愿意承认错误,向我道歉为止.\\\"

笛钰呵呵一笑道:\\\"我要是真把秦劫弄去,不用严刑拷打,就是稍稍动他一手指头,你恐怕也会心疼的和我翻脸.\\\"

\\\"我才不会呢?谁心疼他呀,他就是一个嘴巴不饶人的混混坏蛋,爱混的坏蛋,坏坏的混蛋.\\\"亓翎说完后就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秦劫的身边,可是她的小计谋还来不及实施就被秦劫毫不费力的捉了回来,困在怀里.

\\\"笛钰,我爹为你准备了践行宴,大家都到齐了,我们也快去吧.\\\"

笛钰笑了笑:\\\"好,那我们就走吧,别让其他人久等了.\\\"

今天的宴席格外的丰盛,笛钰也在秦家呆了好几年了,一直里里外外的帮助秦雄做了不少事,秦雄对她是很感激的,至于有没有关于爱慕的男女之情,也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这件事永远都不会有人去问,他也永远不会主动开口去说,一切都是一场逝去的风,留不住也拥有不了.

\\\"秦老爷,笛钰在这里敬您一杯,感谢您这么多年的照顾与收留,秦府对于我来说就是我的第二个家,秦府的人就相当于我的亲人,笛钰永远不会忘记秦府带给我的幸福和快乐,来,大家干杯!\\\"而笛钰对于秦雄的别样情怀即像花落果成一样,花和果注定永远不能成为一体.这是一种低落的伤感,同时也是一种成熟的起落.只求走过,不求结果.笛钰和亓翎秦劫都是同辈,却一直不肯称呼秦雄为秦伯伯,这是一种监守,一种关于执着和爱情的留恋.

笛钰喝了很多,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喝醉.她红着脸一直端着酒杯祝每个人幸福,席间亓翎第一次喝了好几杯的白酒,脸色微红,有些醉了.笛钰抱着亓翎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她说:\\\"和相爱的人走在一起不容易,你要好好珍惜.\\\"她说完这话之后,亓翎就开始很想哭.最后当众人都醉的差不多的时候,亓翎一边哭着一边笑着唱起了那首离别时必不可少的歌:

以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

其实这场离别并没有那么决绝只是有些伤感,各自伤感着各自的伤感,有些是自己的,有些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而亓翎就是其中一个,她总是一想起笛钰看她时那无比哀伤却又努力带着笑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参加了一个简单的送别宴,亓翎就感觉好像是刚刚看过一场悲剧的爱情电影一般.

秦劫被她回房间的路上,她趴在秦劫的背上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又开始唱着很多年没有唱过的搞笑歌曲: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然后唱完后就一个人开始傻笑.还一个劲的对着秦劫的后脑勺执着的说:\\\"你笑一个,你怎么不笑呢?你快给我笑一个,笑一个呀.\\\"然后闲着没事就抓着秦劫的后脑勺问:\\\"秦劫,你的脸呢?\\\"

秦劫说:\\\"我的脸在前面.\\\"

然后亓翎就会大叫:\\\"啊!你是说,你的脸长在后脑勺上?\\\"

秦劫无奈的和她耐心的解释:\\\"你捧着的是我的后脑勺,我的脸长在前面.\\\"

然后亓翎就会开始嘟囔:\\\"你真是个怪人,后脑勺和脸长得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

秦劫好不容易将闹了一路的她放回到床上,刚想起身,亓翎就抱住了秦劫的脖子,然后在他的后脑勺上亲了一口,秦劫算是真正了解这个女人喝醉时的模样了,他发誓他再也不要让这个女人再喝醉了,因为他实在是和她讨论不明白他的脸和后脑勺的方位问题了.

第四十二章院子里的奇怪脚印

第二天早上亓翎一起床就觉得自己的脑袋胀胀的疼,反复揉捏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头开始疼了吧?再让你昨天喝那么多酒,我怎么劝你都劝不住,越喝越来劲,最后醉的连笛钰都没有送成,还是我给你背回来的呢.\\\"

\\\"真的吗?嘿嘿,辛苦你了.我还是第一次喝醉,这喝醉的滋味还真不怎么样?记不清出昨天发生的事情哪些是现实哪些是梦境了.\\\"

\\\"你最好还是不记得了,我昨天被你磨的脑袋都差点要炸了,当时走到那棵树下的时候,真想把你挂在上面,然后我自己回来.\\\"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太不讲究了,别人喝醉了没有办法走路了,你就要趁人之危把人家挂到树上去吗?你有没有点风度啊?\\\"

\\\"风度,我要是没有风度的话,昨天你抱着我的后脑勺又亲又唱的时候我就应该把你扔到水缸里了.\\\"

\\\"什.......什么?我抱着你的脑袋又亲又唱?这怎么可能?我才不会做那种丢人的事呢,一定是你杜撰出来用来陷害我的,我才不信呢.\\\"

\\\"不信?\\\"秦劫捂着脑袋后悔道:\\\"昨天应该找两个证人来作证来着,早就应该想到的,你一定会耍赖皮,不肯承认的.\\\"

亓翎嘿嘿的偷着笑,其实她恍恍惚惚记得自己好像昨天晚上,突然很喜欢他的脑袋,然后一直抱着他的脑袋来着,但至于最后对他的脑袋做了什么,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所以干脆装作什么都不记得了.

吃完早饭后,亓翎和秦劫在府中四处转转,最后走到了火莲住的那片竹林.火莲一个人在外面散步,她的肚子已经变得很高了,走路的时候,腰开始不得不挺起来了.从小亓翎就特别喜欢看怀孕的女人,因为她觉得女人有宝宝挺着肚子在街上走的时候,很有一种温婉慈柔的专属于母性的美.本来亓翎还期盼着自己不要这么快就有小孩,因为她觉得她还太小了,毕竟是从现代过去的,对于十几岁就生孩子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不过今年她已经就要满十八岁了,看到火莲挺着的肚子的模样,亓翎开始羡慕起来,竟然开始希望自己的肚子里快些出现一个可爱的宝宝,长的既像秦劫又像她,一定很好玩,而且现在想想其实早点生孩子有一个好处就是,等孩子长大的时候,你也还没有老,而且可以生很多个,亓翎一直就希望有个人口旺盛,乐呵美满的家.从前没有实现,现在她想要实现,并且极其渴望.

\\\"火莲,宝宝现在会动吗?\\\"

火莲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脸上是藏不住的母性柔美的光辉.

\\\"她很活泼呢,经常在我的肚子里和我玩耍.我在想,也许这个孩子张大了会是一个习武奇才呢.\\\"

\\\"我可以摸摸吗?\\\"亓翎好奇的想要知道小宝宝在肚子里面动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火莲点了点头,亓翎便伸出手去轻轻的放到了火莲的肚子上,没过多大一会她果然动了一下,亓翎心里所有的母性基因全都被唤醒了起来.

而另一边的坐在竹林下乘凉的秦劫则细心的发现在竹林里有两个可疑的脚印,火莲爱清静,秦劫还特别吩咐过府里的人不要到这边来走动,所以这里平时就只有火莲一个人住在这里,而这个脚印一看就是男人的,应该是从高高的围墙上跳下来时留下的,那么这人的轻功一定是相当的了不得的,因为那脚印清浅得很,甚至比普通人走路时留下的脚印还要浅.

\\\"火莲,这里最近有人来过吗?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可疑的情况?\\\"

火莲低下头想了想说:\\\"有时候晚上会在外面听到些响动,可是我现在身子不方便,所以等我出去的时候,外面什么都没有,也可能是我听错了.\\\"

亓翎看着在一旁认真的微皱着眉毛思考的秦劫,凑过去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这里绝对有外人来过,而且不止一次.\\\"

\\\"什么?\\\"亓翎一听到说有人偷偷的进来了就觉得很可怕,因为自己就是这样被进来的鹤龙的手下抓到鹤龙宫的,九死一生.对于这种事情,她便开始很敏感起来.

\\\"那该怎么办呢?\\\"

\\\"这人应该是没有什么恶意的,来了这么多次,如果想做什么的话,早就做了.\\\"

\\\"秦公子,没关系的,反正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我不怕坏人,没事的,不用太在意.\\\"

亓翎还是有点担心:\\\"火莲,要不然,我让秦劫帮你调几个人过来晚上给你站岗吧,这样也安全些.\\\"

火莲笑了笑婉言拒绝了:\\\"我平日里自己一个人清静惯了,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这样就可以了.\\\"

秦劫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没关心,你要是不习惯的话,我们也不勉强你,完全按你的意思和习惯了来就好了,你自己怎么住舒服,就怎么住吧.\\\"

火莲微笑着点了点头:\\\"谢谢你们,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闲着没事后,亓翎和秦劫就会出府去逛逛.秦劫总是一副正在想什么的样子,亓翎便好奇的问他:\\\"秦劫,你在想什么呢?\\\"

秦劫低沉的的声音说道:\\\"我在想杀害外公的凶手会是谁,我总觉得那个白胡子的爷爷他知道些什么,可是他就是不肯说出来.我在想也许凶手就在我们的附近,隐匿在某个地方,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她而已.\\\"

\\\"凶手就在附近?为什么这样说呢?\\\"

\\\"没什么,只是感觉而已.\\\"

亓翎挽着秦劫的手臂宽慰的说:\\\"你放心,我们的运气很好,我们一定很快就会找到杀人凶手的,你想,就连整个江湖中人都拼命抢夺《玉经剑谱》我们都能毫不费力的就拿到了手,剩下的事情就会更简单了.\\\"

\\\"没错,我有预感,也许在不久之后真相就会真相大白的.\\\"

亓翎一边走着一边叹了一口气:\\\"可惜了,身边明明有人知道杀害外公的凶手是谁,但是就是不肯告诉我们,害我们这样凭运气找,真的很费劲啊.\\\"

秦劫说:\\\"神医有他的原则在,他希望天下太平,不希望因为他而在江湖上引起任何的纷争,他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人家总不能为了我们放弃了多年的原则吧?\\\"

\\\"说的也是,别人的思想不能由我们来左右,何况神医他啊,就像个道士一般,连肉都很少吃,他自己不喜欢杀生,也不希望看到别人杀生.这大概就和宗教信仰差不多.\\\"

两个人在街上走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了打斗声,回过头一看,那被人追赶的人不是别人竟然就是红衣媚娘.她的软剑那一次已经被秦劫砍断,没了那软剑,红衣媚娘一遇到高手,就变成了和逃跑的过街老鼠差不多了.本想,不去理她,继续向前走,可是让他们更意外的是,那在后面追赶红衣媚娘的正是笛钰,她骑着红头大马,手上拿着九尺长皮鞭,身后还跟着四名护卫.终于将红衣媚娘逼到了一个死角,被笛钰的人给围了起来.

笛钰坐在马上英姿煞爽的扬着鞭子喊:\\\"红衣媚娘,你在我哥哥活着的时候就背叛古龙派,背弃主人,为别人做事,如今又盗取本派宝典,说你知不知错?\\\"

红衣媚娘见没处可逃了,便又开始妖媚的笑道:\\\"我红衣媚娘向来做事敢做敢当,没错,从你哥哥鹤龙活着的时候,我就已经背叛他了,因为,我不喜欢被蔑视的感觉,我那么喜欢他,他为什么要无视于我?为什么?\\\"

她转过了脸看着站在一旁的亓翎,满面怨恨的说:\\\"就是因为这个小贱人,就是因为我打了这个小贱人一掌,你哥哥鹤龙他就毫不留情的打了我的耳光,可是这个小贱人明明还是不喜欢你哥哥的,这些事哪里有公平可言?为什么因为这个根本就不爱他的小贱人来打我?\\\"

一鞭子凌厉的甩在了红衣媚娘的脸上,顿时留下了一道血痕,红衣媚娘捂着脸看着笛钰,笛钰开口道:\\\"因为你该打,敢骂翎妹妹是小贱人,骂一句我就打你一下,直到将你的脸打的稀巴烂为止!\\\"

红衣媚娘转过头来恶狠狠的盯着亓翎看,似乎想要将她活活生吞了一般.

笛钰继续喝道:\\\"说,你现在是在为谁办事?要把古龙派的宝典偷去哪?\\\"

红衣媚娘红着眼睛仰头大笑,笑声依旧妩媚的无可方物,但是她引以为傲的脸却就此废了.

\\\"想知道吗?我是不会说的,就你想破了脑袋也是想不出来的.我只是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背叛鹤龙,如果可以早一点的话,我就能在他死之前让他明白什么叫做被无视,被背叛的滋味.\\\"

\\\"笑话,你以为我哥哥会为了你这种女人感觉到痛心和难过吗?你只不过是他从妓院赎回来的一只像狐狸一样的狗,你以为你是谁?少在那边自以为是了.快说,你把宝典交给谁了,谁是你的新主人?说出来,我就饶你不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红衣媚娘开始仰头大笑,亓翎觉得她好像总是找机会这样仰着头放声的大笑,又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没了命的笑.

忽然亓翎有点想明白了她这样做,也许就是为了吸引同伙来救她.亓翎刚想告诉笛钰,天空就突然刮过了一阵邪风,什么都看不见了.所有人都捂住了眼睛,只听到红衣媚娘娇笑道:\\\"背板的又不止我一个,有本事你就抓给我看看啊.\\\"等风沙一过后,众人放下手来的时候,那红衣媚娘已经不见了.果然亓翎还是晚了一步,不过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亓翎看到了从天而降的那个人是谁,也终于明白了红衣媚娘说的‘背叛的又不止我一个’是什么意思了,因为那个和她一起背叛古龙派的那个人正是前几日在郊外的小屋里说着绝情话的毒手显龙.亓翎看到了他的龙纹头饰,也看到了他将红衣媚娘从地上拎起时眉宇间的厌恶.

如此看来,亓翎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毒手显龙喜欢的人并不是红衣媚娘,还有一点就是,毒手显龙现在和红衣媚娘一起为另外一个主人效力,而且那个主人的身份还很神秘.

笛钰看到红衣媚娘逃走后,气愤的甩了一下鞭子.

亓翎和秦劫两个人走了过去,和笛钰一起在路边的茶摊喝茶聊天.

\\\"钰姐姐,那个红衣媚娘偷了你们古龙派的东西是吗?\\\"

笛钰一提起那个红衣媚娘就来气:\\\"都是那个女人,一早就背叛了古龙派,不时的想尽办法向外面透露古龙派的所有信息,包括各种事情的进展和运做方案.我哥死后,古龙派大乱,我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查出来她就是那个奸细,可惜已经晚了,古龙派的宝典早就让她偷走了一本.\\\"

\\\"钰姐姐,那本宝典很重要吗?\\\"

\\\"也还好,整个古龙派不止那一本,少了一本也不碍事,只是多了一个人知道罢了,其实也无所谓了,有好东西大家学,多少人学都可以,但是唯一的一点就是只要不做坏事就可以,其他的我不会在乎的.\\\"

秦劫笑着开口道:\\\"笛钰果然好气量,天生是个当巾帼英雄的料.\\\"

\\\"是呀,钰姐姐今天骑在马上的帅气模样比我看过的花木兰还要帅气.\\\"

\\\"花木兰?他是谁啊?你的朋友?\\\"笛钰一边喝茶一边问.

\\\"不是,是一个女扮男装代父从军的女英雄,我从小就恨崇拜她,今天钰姐姐的模样比我崇拜的花木兰还要帅.\\\"

笛钰笑道:\\\"还帅呢,都让红衣媚娘给跑了.\\\"

\\\"这不怪你,那红衣媚娘诡计多端,而且又有帮手搞偷袭,你才刚刚接手古龙派的事物,缺少经验而已,等你再见到她的时候,一定就能抓到她了.\\\"

\\\"好,下次一定要将她抓住.对了,我听说你们把那个假冒江大小姐的火莲接到了家里去住了?\\\"

亓翎乐呵呵的说:\\\"嗯,是呀,火莲有身孕了,就快要生宝宝了.我真想看看那宝宝的模样,我还没见到过刚刚生下来的小孩子是什么模样的呢.\\\"

笛钰的脸上铺上了一层担忧:\\\"你们可要小心啊,就算她决意从良了,不再害你们,可是难免她的同伙或是什么师傅借机害你们啊,江湖上的人心险恶,不得不防啊.\\\"

秦劫点了点头:\\\"放心吧,我知道..\\\"

第四十三章误会一场

秦府近日热闹得很,因为秦劫和亓翎的大婚之日就快要到了.府里上上下下的又开始忙活了起来,上次因为亓翎被鹤龙掳了去,就把准备好的一切都扔掉了,重新准备,寓意重新开始之意.这一次虽然没有一个月不见面的不安感了,但是却又有了找不到杀害外公的凶手的紧迫感,秦劫和亓翎还想着在大婚之前就能把玉剑宁请回来呢.现在还连个线索都没有呢.

亓翎闲着无聊,就去找火莲玩.这一次去发现才几天没见,火莲的精神好像好了很多,也爱笑了,仿佛内心里有装不完的喜悦,这让亓翎觉得很奇怪,这人还能一下子莫名其妙的说开朗就开朗起来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火莲,最近你的气色变得渐渐红润了起来,人也漂亮的越来越有味道了.看你好像一副很开心的样子,怎么了,有什么开心的事情给我讲讲呗.\\\"

火莲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想笑笑,所以就笑了.\\\"

\\\"难道是因为宝宝要出生了,所以感到高兴?\\\"

火莲点了点头说:\\\"嗯,对,是宝宝要出生了,所以我很开心.\\\"可是亓翎明明从她的神色里看出事情一定远远不止这样,一定还有什么事情.

又看到竹林里有了多出来的脚印,亓翎走过去查看了一下:\\\"火莲,这几日又有人来了吗?\\\"

火莲突然激动的连忙说:\\\"没有,一个人都没有,那些脚印都是我踩得,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来,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不用管我的.\\\"

\\\"我也只是随便问问,你怎么这样激动啊?\\\"

火莲笑了笑说:\\\"我没有啊,一切都挺好的,什么事都没有.\\\"

亓翎笑了笑:\\\"那好,你先好好的休息吧,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吧.\\\"

\\\"好,再见.\\\"

捻了捻手指,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没错刚才那个鞋印上沾着的白色粉末和那天在追赶红衣媚娘的时候,毒手显龙洒下来的粉末是一样的味道.亓翎向来对气味很是敏感,虽然这个白色粉末的味道很淡,但是亓翎还是能不费力的闻出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亓翎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天发生的所有事.

\\\"秦劫,我今天去看火莲了,我发现她今天的样子十分的异常.\\\"

秦劫枕着手臂转过头来看着亓翎:\\\"异常?哪里异常?\\\"

\\\"她今天显得特别的高兴,问她为什么她也没说出个什么来,可是她从前的样子你也知道,现在却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的,发自内的喜悦藏都藏不住.而且我还在竹林里的鞋印里发现了一种和那天毒手显龙救走红衣媚娘时用的药粉的味道是一样的,我问火莲最近几日有没有人去过竹林,她却激动的一直说没有,而且还说那竹林里的脚印是她踩得,那明明就是男人的脚印,怎么可能会是她踩的呢?所以她一定是在撒谎.\\\"

秦劫揉了揉亓翎的耳朵笑着说:\\\"呦,想不到我的夫人的脑力还蛮好的,竟然明察秋毫的找到了证据,而且还条理清晰的分析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亓翎歪着头说道:\\\"就和你收不要总是瞧不起我的智商,我要是真的用起来,比谁的都好用呢.\\\"

秦劫笑着捏着她的脸说:\\\"我夸了你几句,你就收不住了,还自己夸起自己来了,我看啊你的智商是现在上去了,不过啊你的脸皮可是也变厚了.\\\"

\\\"好了,不要开玩笑了,你说我们要不要偷偷的去看看,那个总是偷偷进来的人是不是毒手显龙?\\\"

秦劫想了想后说:\\\"我觉得好像有些不太对劲,要是那个人是毒手显龙的话,来了这么多次,秦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而火莲也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这就说明也许那毒手显龙就是专门经常来看火莲的.既然这样,那就证明他们已经和好了,可是既然已经和好了,那么这就是件好事啊,她们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呢?所以我觉得这里面肯定还有这什么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也或许这件事情就是对我们不利的.\\\"

\\\"你是说,他们要害我们?\\\"

\\\"那倒也,不至于,我们现在把火炼当朋友,而且多次帮她对她有恩,那个毒手显龙我不太了解,但是我怕可以确定的是,火炼她应该不会伤害她的恩人.\\\"

\\\"那你说他们这偷偷摸摸的是为了什么呀?\\\"

秦劫一跃而起把亓翎也拉了起来:\\\"走,我们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人来.\\\"

两个人静悄悄的走到了竹林外面,看着里面挺安静的.

\\\"亓翎,一会我自己进去,你先在这里等着,他们都是会武之人,你脚步太重的话很容易就会惊动了他们,我自己进去就好,一会就出来.\\\"

亓翎点了点头:\\\"你要小心.\\\"秦劫飞身如黑猫一般悄无声息的就进入了竹林,进去之后,发现火莲的屋子已经熄了灯了,屋子外面也没有什么人,等了一会秦劫正要转身走,却突然见到火莲和毒手显龙从竹林后面走了出来.秦劫飞身躲到了树后,毒手显龙躲到了一个假山的后面一动不动.

僵持了一会后,双方都一动不动的没有动静.火莲急了开口道:\\\"好了,你们都出来吧,全都别躲了.显龙,秦少爷,全都出来吧.\\\"

经她这一说,两人都从躲避物后面走了出来,相互观察着对方.

火莲用手扶着腰开始向里屋走:\\\"走,我们进去说吧.\\\"走到了门口的时候,火莲又转过身喊了一声:\\\"亓翎,你也进来吧,别躲了.\\\"亓翎嘿嘿的笑着走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我也在这的.\\\"

火莲笑了笑:\\\"什么热闹的事能少得了你呢?\\\"

\\\"你果然够了解我.\\\"

进屋之后大家都坐了下来,还是火莲先开了口.

\\\"秦劫,亓翎,我知道这件事我欠你们一个解释.今天我就把这件事都告诉了你么.之前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我就从在这里住之后开始吧.刚刚住下来没几天,我就听到外面总是有些微不可闻的动静,但是当我一起身出去时,外面却又是什么都没有的.但是我熟悉他身上留下的味道,可是我还是不敢确定那就是他.因为我们已经形同陌路了,他也已经说了那些绝情的话,我找不到他来的理由,所以起先我只是怀疑,但是一直不敢确定.你们第一次在我这里发现脚印的时候,我还一次都没有看到过他.后来我就每天晚上的那个时候直接偷偷的站在门口,我倒要看看这个人究竟是不是他.于是终于有一天他又来了,打开了门就冲了出去,这一次,他没有逃掉.从这我才知道,他几乎每天都会在夜晚跳墙到这里来偷偷的看我几眼.\\\"说到这的时候,火莲满脸爱意的看着毒手显龙,两个人相视着甜蜜的笑了笑.

还是亓翎沉不住气等不及她一点一点去说了,便着急的直接开口问:\\\"那既然你们还是这样的相爱,当初你为什么要对火莲说那些绝情的话呢?害的火莲伤心绝望的差点出了事?\\\"

毒手显龙的目光沉了沉,他开口说道:\\\"因为我要保护火莲的安全,所以我必须那样对她.\\\"

\\\"这是什么理论?为什么要那样对火莲,火莲才会安全?\\\"

\\\"因为我受到一个人的逼迫,她就是火莲的师傅,她要挟我说,如果不和火莲分开,她就会杀了火莲.\\\"

亓翎纳闷极了:\\\"她师傅为什么要把你们拆开呢?\\\"

火莲冷笑了一声说道:\\\"确切的说,是将我永远的提出去,因为我当时怀了显龙的孩子,而师父是绝对禁止我成亲生子的,当时又是用人的时候,她气急败坏的一掌就要打掉我的孩子,是我反应快转过了身用背挡住了那一掌然后侥幸逃了出去,师父的计划还需要用人,所以她就用我和孩子的姓名威胁显龙帮她做事.因为我师父武功高强,而且实力强大,顾忌我的安全,显龙才不得不那样狠心的对我.........\\\"说到这里火莲的眼睛湿润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去,毒手显龙将火莲揽在了怀里打趣说:\\\"我当时就是喜欢上了火莲一身冷冽的高贵气质,还有那做事和我一样的狠毒作风,没想到现在,我的冰美人也开始动不动就哭了起来.\\\"

火莲推了他一下,然后说:\\\"你要是不喜欢我了,你可以走啊,我又没有留你在这里.\\\"

毒手显龙嬉皮笑脸的抱着她说道:\\\"我是逃不掉了,这辈子已经掉进了你这个坑里,再也出不去了,也不想出去了,哪个坑也没有这个坑好.\\\"

火莲低着头被他哄的笑了出来,看见两个人的恩爱模样,亓翎的心里也泛着一股暖意,太好了,一切都是一个误会,真爱一直都在他们中间,没有离开过.

秦劫开口道:\\\"那么显龙兄,现在又为什么敢和火莲重归于好了呢?\\\"

毒手显龙笑道:\\\"这还是多亏了秦家的地位及威望都极高,在江湖中占据着极高的地位,一般是没有人来惹你们的,所以火莲住在这里后我就放心了,至于我自己生生死死的倒是无所谓的了.\\\"

火莲捂住了他的嘴:\\\"不许你胡说,我们谁都不许死,如果你出为了事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毒手显龙嘿嘿笑道,趴在了火莲的肚子上和孩子说话:\\\"儿子,能听见爹的声音吗?快出来吧,爹想见你,什么时候出来了和爹打个招呼,爹来给你接风洗尘啊.\\\"

火莲低声笑着:\\\"你和她说这些,他哪里懂啊.\\\"

\\\"我说我儿子能懂,他就一定能懂.\\\"

火莲笑了笑,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

亓翎不解的问:\\\"既然你们已经和好了,这是件天大的好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告诉我们后直接从门进来就好了,还哪里需要跳围墙偷偷摸摸的见面?\\\"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莲和毒手显龙面色凝重的对视了一眼,停顿了一下后,火莲开口是说:\\\"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是心里有愧,因为显龙的身上还背着师父交给他的任务.你们对我有恩,这个任务我们对不起你们,所以我们不好意思和你们开这个口.\\\"

亓翎笑着说道:\\\"难道.......是她师父让你杀了我们不成?\\\"

火莲摇了摇头,说道:\\\"师父要他取到《玉剑剑谱》,当时药谷的神医和你们亲近和你们走了的消息,师父知道了,她猜想着那神医八成已经将《玉经剑谱》交给了你们,所以特特意命显龙前来偷偷取到《玉经剑谱》,你们的恩情,我们还没有报答,怎么能再去偷你们的剑谱?但是不偷剑谱,我又怕我师父会伤害显龙,所以我想在这竹林里给他找个地方住下来,没想,这才第一晚,就被你们给发现了.\\\"

秦劫一直对那个老妇人,也就是火莲的师父很好奇:\\\"那个老妇人,她到底是谁?你们知道吗?\\\"

火莲摇了摇头:\\\"我从没见过她真正的样子,也不曾听她提及她的身世背景.\\\"

秦劫又看向了毒手显龙,毒手显龙皱了皱眉头后说:\\\"我也没有见过她的真面貌,不过,我好像听她说到过真的《玉经剑谱》的模样,她讲得非常细,说让我千万不要搞到一个假的回去.这《玉经剑谱》是你们玉家的祖传剑谱,知道它的人应该不多,你只要查一下接触过它的人,就可以大概知道那老妇人是谁了..\\\"

\\\"唯一有机会接触到《玉经剑谱》的时间就是我外公被杀害,《玉经剑谱》被抢走的那段时间,而经手的人不可能很多,那个老妇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杀害我外公的凶手.我一定要找到她,问个清楚.\\\"

火莲开口说道:\\\"我那师傅,阴险狡诈,若你主动去找她一定会吃一番苦头,而且她行踪隐秘,一直都是她联络我们,我们是主动找不到她的.我觉得你还是等以后她自己出现吧,为了得到《玉经剑谱》,她一定会主动出现的.\\\"

亓翎想了想觉得是是个好办法:\\\"没错,秦劫,这是个好办法,我们就静待其变,引蛇出洞吧.\\\"

\\\"显龙兄,不嫌弃的话,就住在我们这里吧,正好和火莲住在一起,饭菜我会找信任的专人,每天给你们送饭,而且我已经吩咐过了,这里任何人都不许到这里来随意走动,你们就放下的住下吧.\\\"

\\\"那就谢秦劫兄款待了,这段时间让你们帮了太多的忙,也还好有你们,我的火莲才没事,儿子也还安然无恙,我毒手显龙从不谢人,但是今天,我必须要谢谢你们,你们的恩情,我毒手显龙会永远记得的.\\\"

\\\"别客气了,我们把你们当朋友,你们就也不要见外.我们迫于之间谁帮谁一把,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必常常挂在嘴上,有什么事就尽管说就是.我们先告辞了,你们好好休息吧.\\\"

精彩评论:

这本《俏丫头误惹拽校草》应该是作者(紫溪2)最为出名的一本小说了,整体来说,文笔细腻,有不少生活的积淀在里面,女主(亓翎,秦劫)也刻画的颇为动人,只是后面就写得有点崩了,什么黑社会堵门都出来了,而且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霸道总裁文,现在再回头看,我想是大抵看不下去了。只是一直对这本小说后记的标题有印象:“青春将逝,下个路口见",青春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人生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时光荏苒,人心易变,曾经的爱恋,心情很多都已无法再追忆了。那就这样吧,我们也该继续向下一个路口出发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